高级搜索
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独家
走高品质绿色发展之路 晨阳水漆践行塞罕坝精神
| |

  7月6日晚上7点半,保定城夜幕降临,四辆即将开往洛阳的重卡在厂房前停了一排,一桶桶水漆依次被码上车厢。一周内,这已是司机们第四趟往河南跑。帮着清点的仓管员刘锐说,自己到厂里上班10多年,这是最忙的一个夏天。

  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在行业生态变革与市场需求的良性互动下,环保型产业发展迎来新的契机。2018年,河北大力弘扬塞罕坝精神,以晨阳为代表的环保型涂料企业强势崛起,加速推动涂料行业“油转水”,成为我国产业结构调整、生态领域加速变革的一个缩影。


(以晨阳水漆为代表的环保型涂料企业强势崛起)

保卫蓝天战未央

  在机械制造、交通运输、轻工、化工、建筑等数十个行业的广泛应用,让涂料成为国民经济运行中不可或缺的功能材料。尤其是近10多年,我国城镇化加速,涂料的需求持续攀升。2006-2016年,我国涂料行业产量的复合年均增长率达到14.1%,这为我国持续多年的空气污染埋下了隐患。

  过去几十年,以天拿水(又名香蕉水)作为稀释剂的油漆,始终是涂料市场的绝对占有者。然而,油漆不仅致癌、易燃易爆,而且严重污染大气。中国化工学会专家表示,油漆的过度使用,让涂料行业VOCs排放占到我国VOCs(可挥发性有机物)总排放量的18.5%,成为重要的“大气杀手”。

  据环保部发布2017年空气质量状况显示,纵观北方地区AQI情况,在散乱污整治、散煤替代等措施实施后,可吸入颗粒物(PM10)、细颗粒物(PM2.5)、二氧化硫的指数应声下降。即便是饱受诟病的河北,2017年PM2.5平均的浓度为65微克/立方米,仍比往年下降7.1%。


(油漆使用过程中排放大量VOCs)

  然而,338个地级及以上城市,虽然年平均优良天数接近80%,与2016年相比,却低了0.8个百分点。因臭氧超标天数增加,即便天晴,也难得一个“好天”。专家认为,VOCs排放控制不力是关键成因,高VOCs含量的空气,经一定强度的阳光照射,在光化学反应作用下,会形成严重的臭氧污染。随着盛夏来临,这一问题又将困扰整个华北大地。

  除了会导致臭氧这种看不见的污染,VOCs也是雾霾的重要成因之一。通过PM2.5源解析,其很大一部分是二次生成的细颗粒物,它们来自人为排放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VOCs、氨和PM小颗粒。这正是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等地区最主要的大气污染物。虽然极大地方便了生产生活,但时刻威胁着人的健康、安全和生态环境。一面是天使,一面是魔鬼,成为油漆给人们留下的刻板印象。

  针对油漆高VOCs排放,环保部门出台“大气十条”《建筑类涂料与胶粘剂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含量限值标准》、《“十三五”挥发性有机污染物防治工作方案》等一系列“油转水”政策,指导企业生态转型,并通过环保大督查确保政策执行到位。

  水漆以水作为稀释剂,VOCs排放极低,在来势汹汹的“油转水”大潮下,作为油漆的替代品开始快速崛起。

千秋大利即生态

  “为前途而战,为子孙着想。”次日上午7:40 分,在晨阳水漆大楼一层大厅,晨阳水漆董事长刘善江和全体工作人员集结到一起,面对国旗共同喊着这句振聋发聩的誓词。他告诉记者,这是企业坚持了20年的仪式,既是警醒,也是鼓舞。

  原来,在创立晨阳水漆之前,刘善江一直从事油漆、玻璃等建材贸易。虽然盈利可观,但他却总提心吊胆,担忧仓库里堆着那一桶桶油漆,指不定哪天就烧了,爆了。“加上目睹油漆给涂刷工人带来的伤害,心里过得并不舒坦”,他说。

  考察美国,他找到了涂装的环保出路——水漆。当时,大洋彼岸的水漆市场刚刚成形,大企业陆续进入,油漆逐渐被抛弃。其他地方,如日本、欧洲,也都如此。而在国内,已经被发达国家摈弃的油漆,则迅速进入中国抢占市场,在“洋品牌”的光环下大受欢迎,油漆行业迎来高速发展期。这时,只要稳稳守在行业里,就能日进斗金。但因深知油漆危害,刘善江早已下定决心——必须生产咱们自己的民族水漆。


(水漆以水作为稀释剂,是备受认可的环保型涂料)

  在几乎所有人都极力反对的情况下,刘善江始终坚持自己的环保信仰。他制定了完善的战略构想,不厌其烦地同身边的人谈着企业良知、社会责任、工人健康、生态环境。最终,他的坚持收到成果——1998年,晨阳开始开发和生产水性涂料。

  然而,国内的环保需求来得并没那么快,在成为2008年奥运外立面粉刷工程材料供应商前,晨阳水漆并没获得太大的发展机遇。刘善江告诉记者,在油漆的包围下,晨阳水漆只能付出更多销售成本,投入更多产品科研,一步一步地咬着牙走过十多年。

  到了2015年,“9•3”大阅兵前,晨阳水漆成为天安门城楼的涂料供应商,同年10月1日,国家对VOCs排放正式收费。随后,各一、二线城市开始限制油漆的生产和使用,相关的环保政策日益缩紧。2017年初至今,大量中小油漆企业纷纷因环保政策、消费市场等因素被淘汰,与欧美当年一样,大企业们正加速进入水漆市场,一个水漆的时代正在降临。

  数据显示,2016年1月至今,我国涂料行业新建生产线中,超过50%为水漆生产线。期间,以晨阳水漆年产100万吨的千亩水漆产业园最引人注目。如今,加上晨阳水漆总部与博野厂区,晨阳水漆整体规划产能达125万吨,是亚洲最大规模的全水漆生产线。

  “十九大报告提出‘生态文明建设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作为一名来自工业战线的企业代表,我肩负重任。坚持了20年的水漆获得认同,是对我莫大的鼓舞。唤起蓝天,装点祖国的壮美河山,让这份事业有着格外的意义。”刘善江说。


(晨阳水漆整体规划产能达125万吨)

技术引领强工梦

  刘善江一边说着,一边领着记者来到了晨阳大楼三层——中国水漆研究院。这个由工信部下属的中国化工学会牵头,致力于水漆研发和技术攻关的产学研平台,如今也承载着晨阳水漆的强工梦。

  “涂料的准入门槛低,想真正做出好产品却不容易,对新技术的应用,对产品的打磨,要下足功夫。”谈话中,中国水漆研究院院长洪定一这样评价涂料行业。他告诉记者,目前国内涂料市场虽然也是百家争鸣,但国内仍没有能与外资企业匹敌的企业。提高品质,获得市场认可,是破局立新的重要途径之一。

  今年1月,针对民宿行业,晨阳水漆推出一款新品——水花石,迅速获得了民宿业内的好评。在选材苛刻的民宿业内,这不容易。作为真石漆(以天然石粉为原料)的替代品,水花石除了能避免开采石材对生态的破坏,其外观、性能的表现同样被关注。它成功了,诀窍正是新技术——石墨烯的合理应用,水花石不仅防腐和阻燃性能优秀,施工后的硬度、耐磨性、附着力均表现突出。


(注重科研成就水漆高品质)

  “在我看来,品质有了保障,品牌才能在市场上发力。加强科研投入,不仅是为了打磨自己的产品。”刘善江表示,自己更关注的,是水漆行业整体的发展,还有涂料行业变革对我国生态建设的意义。

  2017年6月,为加强VOCs排放控制,我国京津冀首个统一环保标准——《建筑类涂料与胶黏剂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含量限值标准》正式公布。晨阳水漆作为核心起草单位,根据行业特点,对建筑类涂料和胶黏剂VOCs含量提出了与国际标准相当的限值要求,在推进环保产品的高标准上不遗余力。

  2017年7月,中国水漆研究院与中国水性涂料产业战略联盟联合发布了国内首份全水漆行业蓝皮书——《水漆应用、评价及推广标准蓝皮书》,将为水漆及下游行业提供技术标准、使用规范和具体的评价体系。

  强科研、树标准,随着水漆不断被认可,产品销量持续攀升,晨阳水漆所要的,还有整个涂料行业的生态转型,与水漆的深度普及。刘善江希望,涂料带给人们的,不仅是方便的生活,还有健康的体魄,清洁的环境,人与生态的良性关系。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1997-2027 Chinaenvironment.com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环保网  京ICP备12004549号-1 京ICP证07072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148号